杏鑫APP首页

杏鑫APP首页

“你赶紧走吧,别耽误我拉活!”

    司机师傅摆摆手,示意申大鹏赶快下车吧。

    “那,多谢了。”

    申大鹏有些感动,世界上还是好人多,看了一眼副驾前面摆放着司机的资料,暗记心中,打算倒出空打个表扬电话,这才道了谢向家里跑去。

    现在已经九点多了,再不回家,只怕爸妈又得担心,好在回家后父母并没有多问,申大鹏看着家里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,无言的慢慢咀嚼。

    饭菜不是刚做出来的,却依然热气腾腾,显然是为了等他又热了几次,一口口嚼着妈妈手艺的味道,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考上一所好大学的决心。

    一夜无眠,快天亮时申大鹏又是在书香中沉沉睡去。

    书中自有颜如玉,梦中曹梦媛又和自己坐在了一辆出租车上,有说有笑,畅谈未来,累了,温软的娇躯靠在他的肩头

    第二天一早,申大鹏早早到了公交站,可一直等了两辆公交车,也没有看到曹梦媛的身影,失望之余,只得独自乘车去了学校。

    不过上了车,申大鹏就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纯属有病,看来是昨晚的梦太真实,以至于让他有些恍惚了。

    进入教室的时候,申大鹏却发现坐在第一排的曹梦媛,早已经在埋头苦读。

    “鹏哥,鹏哥”

    李泽宇拍了拍刚坐下来的申大鹏,降低了声音,“昨天你带着曹梦媛跳墙离开的事情,在学校里都传开了,你可太猛了!”

    “都知道了?”

    申大鹏有些纳闷,昨天跳墙的时候,好像并没有几个学生看到,怎么会传的沸沸扬扬。

    “都知道有一个男生拽着曹梦媛飞奔,却还不知道是你。”

    李泽宇脸上极为正经,凑到申大鹏耳边轻声嘀咕:“鹏哥,今天早上我看到了孙大炮子的几个手下混进了学校,我猜,应该是冲着你来的,你要小心”

    申大鹏低头沉默,心里盘算着解决的办法,他现在毕竟只是个学生,想要以自己的实力与校外的混混斗,这可不是上上策,虽说打不过可以跑,但总是躲躲闪闪也不是他的性格。

    忽地,想起了昨晚出租车司机说的话,申大鹏的嘴角泛起了笑意,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。

    第一堂课的下课铃刚刚响起,申大鹏就起身匆匆跑出了教室,快步跑到了楼道尽头的IC卡电话亭,插了卡就拨了一个一直印在脑子里的熟悉号码。

    待得电话嘟嘟响了几声,那面传来了一个男子刚毅的声音:“喂,你好,公安局治安科,你找哪位?”

    “喂,刘哥吗?我是大鹏啊!”

    申大鹏听得声音就有几分亲切,他口中的刘哥,全名刘宁臣,是父亲申海涛带的徒弟,也在公安局工作,现在还属于新人。

    但申大鹏知道,刘宁臣后来可是坐到了刑侦队副队长的位置,不过,刘宁臣现在还是治安科里一个打杂的,接个电话,送个报纸,冲个茶叶。

    刘宁臣比申大鹏大不了几岁,平时关系倒也不错,当年申大鹏毕业以后,就是走的刘哥的关系,才当了协警混口饭吃。



相关文章